中秋佳节第一人

温瑞安:

*温大点评苗博、吴镝飞聚会文*(温瑞安*✌️文)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们常听到有人提起遭道德绑架。例如:大家常说她是善良的,她就不能做比较狠劲的、刚烈的、牛掰的事。人家都说他是个大侠,他就不能做任何背恩负义、不够豪情的举动,甚至还不可以不大碗喝酒、不好美色!如果他(她)一直给人议为是个孝顺的孩子,那么,她就不能做出任何一丝忤逆父母或长辈的意思的事情来,否则会给沦为反叛不孝、大逆不道。如果他是个名人闻人、红人、为人师表的教育家或是政治家,那么,他更不能有絲毫道德上的差錯,否则就会破坏名声、前程尽毁。

        所谓被道德绑架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,必须说明,我不信这一套。我只恪守我只会遵守我心里去芜存菁、淘汰筛选后的道德认知,遵从人之所以为人的规范、原则和底线,但是我从不理会别人怎么说、也不管别人怎么看。如果我不是这样严格遵守我的原则和择善固执我的深层价值,今天我也不会有我自己建立的风格或成果,当然,任何人也可以反对我的风格和无视我的成就,但我的格局及成绩也不会因你的肯定与否定有任何影响。我自己也有多年的勤学和经验足够去判别对错与是非。如果我受到外人评断的影响,那么,不是因为他们的看法影响我,而是因为我根本就存在着这种看法。这看法与观点本来就与我心契同,所以才会得到我的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 人常说被道德绑架,有时,我会做出这样的反思:你可反省到你也被道德绑架后的利益与好处?

        举个例子:在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乃至东南亚,都知道邵逸夫先生是个电影界独一无二的龙头钜子,在他麾下制作出数以千计的电影作品,风靡一时,同时他也常对学术、学院作出金钱上的捐献,可是,时至今日,他创办的邵氏电影公司,明显已经式微了,给淘汰了,可是,我们跟内地90后、00后的年青学子说起他时,大家都记得他在他们的学校里建过的逸夫堂、逸夫楼、逸夫阁等等,可是,当时而言,邵逸夫当红的时代,他最重要的贡献其实是对影业界,提供了巨大的营运市场,而且制作无数经典之作,和栽培出很多重要的巨星、演员和名导。不过,现在的人记得他,却是因为他在行有余力之时,他对学术界、医疗界、教育界的慈善献礼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,也许,他在营运上也许并没有把慈善事业当作首位,可是,这个道德侠心却使他迄今仍能名垂千古: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阴。同理,李嘉诚、霍英东等富豪亦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 香港以前有一份𓈱销刊物叫“壹周刊”,随刊附送一册广告商业指南的小册子,叫“一本便利”,只要买一本壹周刊,就随刊附送一本“一本便利”。这叫“捆绑营销”,结果两刊都能热卖火红。结果这小册子非常受到欢迎,结果分拆销售,一度“一本便利”还比“壹周刊”能卖,甚至出版“寿命”也比原来的“母刊”来的长久。
——其实,“壹周刊”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给“道德”捆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到头来,它也获利最大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,我会反过来用逆思考的方式反问:

        大家常常怨叹“被道德捆绑”的人,可知道或反省过,你们也正“綑绑”了道德?

        例如,有人用了发扬传统文化、保护文物之名,做了多少中饱私囊的事,有人用了传统宗教、信仰、自由之名,干了多少反人性、不道德、约束自由的事。有人也用了建设都市文明的口号,做了多少破坏环境安宁的恶事。这都是规模较大的。可是从个人小范围、小规模来说,某人可能作一个好学生的模范,当然牺牲了不少较自由自在的活动与选择,可是,这好学生的名义,也为你搏得了多少褒奖和欣欢?有人为尽孝道而牺牲自己的选择与理想,可是话说回来,你在选择听命之时,难道没有仔细想过在稳定求全与冒险求胜之间,其实是你自己作出了有利自己的最安全选择?有些人号称是慕名而来想发扬温书精神、温派武侠的,结果,版权到手之后,纯粹营销转售,本末倒置,赚一笔钱后就置之不理,这到底是绑架了IP,还是IP给绑架了?
有时候,你大可以把所谓“道德”,视为督促你念书、写作、深造、学习,保护和发掘你的才华、天赋、本性本色的人,要求你“做回你自己”,或者,苦心培植你日后能成为一个能够“过你想过的生活”的人。既然是你自己作出了有利自己的选择,赞赏、美誉、支持、名誉、信任与同情,你就不能怨艾说:“道德绑架了你”,你既然拥有了这么多的“好处”与“乐趣”,支持和资源,甚至你却还不愿意反省一下:是不是你绑架了道德?
你收了这么多“好处”,为啥还要埋怨“给道德绑架了”?所谓“道德”,可以是贵人或是导师、老板、上司,他们也一样付出了心力和时间,但你们也不是没有收回代价(包括名气和金钱),而对方更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(包括心力和时间)。有些人甚至为此自怨自艾,吐槽撞墙,怨天尤人,这也就是回到了问题的本义:到底是你们被道德绑架了,还是你们绑架了道德?既然既得利益者是你自己,你又当上了尽孝、善良、守信诺、讲义气、品学兼优、福慧双修、忠义双全……等等美誉,为何又尤怨“道德绑架了你呢”?

        我看苗博的文章,我感觉到尽管写的多是琐事俗务,但吉光片羽,在一如高手撷叶飞花,都是杀人利器,中间有些人物情节夹带,反而让我这局中人更进一步了解全局形势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看到了吴笑痴的文章,更是到了一种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境界,一片祥和中,逼出了黄钟大吕、根深蒂固、中华文化、淵远流长的美意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在苗博文章里,我也看到期间有些朋友隐伏的杀气,浸浸然夺人耳目。在镝飞谦冲宁谧的记述文中,我也感觉到隐隐流露的兵戈之气。个中情节,大有余绪,其中滋味,欲辩忘言。
有时候,有些人,有些事,有些桎梧,有些纠结,我也想发上朋友圈,公开去询问一下大家和我的粉丝面条米饭饼………到底,你们被温派、侠道绑架了你们,还是你们绑架了侠道、温派?后来,还是微微一笑很倾城,因为我从不发朋友圈,而有些朋友们个性特别隐蔽,😱😰老是不让温巨🦐看他(她)的朋友圈🙄😬。伤感之余,忽然逆转反问一句:这些朋友,发个朋友圈都那么多心思,这么纠结,这般万苦千辛……………到底,他(她)是给朋友圈绑架了?还是他(她)绑架了朋友圈?

温瑞安 2018年2月19日大年初四“人生到处知何似”之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欢天喜地好日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苗博

        那天是一个欢天喜地、举国欢庆的好日子,对我们温派而言更是一个特殊的大日子。我们最敬爱的温大哥,就是在六十六年前的今天,出生在马来西亚。

        六十六年,温大哥经历了数不清的起承转合,他的故事,比他写的古诗更固世,他的传奇,比他创造的传奇更传奇。
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这块陆地上东西南北不同方位的神州子弟、温门群侠接到大哥的武林贴后,纷纷动身启程,齐齐朝着金陵进发,一场在江湖上极为神秘的、独特的、不寻常的跨年之夜,温派聚会,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    我们所有人的交通、食宿的费用都被温大哥一手承担。   我曾有幸读过温大哥早年写过的文字,他说以后要为中华的文化做点事情,开辟一条路,培养出更多后继者。你很难相信,这是一个刚刚20岁的年轻人所写的。   有这样的念头的年轻人少之又少,敢于表达出来写成文字变成了公众承诺,这又需要极大的决心和信念。  而真正能够身体力行,多年如一日, 在几十年后,真的能写我所做,做我所写。 

        至今我还没见过第二个人,有他这么傻,无私的不计回报的去栽培更多人,单此一点, 就该在中华文学史上留下一笔,千里马常有,伯乐不常有,和温瑞安生在同一个时代,对武侠作者而言是不幸的事情,  能生在有温瑞安的时代, 对后继的创作者而言,是幸运的一件事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 特别幸运、意外和荣幸,能在今年元旦参加温师的生日宴。算一下时间,自去年二月和温大哥在深圳一别,已经过去三百天,重见温公,百感交集,特别高兴,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    我是在30号中午到南京的,那天是阴天,有些雾霾。不过不管在白天时的天气是什么样的,酉时一过,戌亥把灰白抹黑之后,天空看起来就全都差不多,都是黑色的,并持续很久,在月光下,

        温大哥从房间里走出来,我还有等在沙发上的花满衣、择夜九日立即起身和大哥问好,大哥一一同我们握手,许久未见,他还是一样神采奕奕,精气神十足。所有人神色一正,围坐在一块,听后他排兵调遣。

        温公问道:“长弓呢?长弓没跟你们一块上来吗?”
  
        道禅生表情略显尴尬,答曰:“长弓……长弓他还在一楼大堂里……”

        没有温大哥的首肯,任何人不能私自上楼来,甚至连每一天每一事的时间,都要具体精确到每一分钟里。

        温派的纪律严明,在这些细小时间、空间里体现,可见一斑。
   
        当晚,大家在茶座旁吃着买回来的炒面和馄饨,在吃饭前,大伙要齐声说:“大哥吃饭!大嫂吃饭!”然后在另一桌的大哥会说:“大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    大哥常教导大家,要学会一心多用,一心几用,吃饭时不能不讲话。大家吃饭时会不断找话题聊,都很会调节气氛。
  
        饭后,温派内围核心又到房间里开会。我们剩下的几人在收拾饭桌时,看到了房间电话旁放着一堆温书。有一本是从前读过的坦荡神州,温大哥也常常提到说,你们每个人要认真写聚会文,坦荡神州里的文章是聚会文,聚会文要是写好了,就是兰亭序……

        在当时,我很想问坦荡神州里面那些挥斥方遒的年轻面孔,那些被大哥赞扬的杰出神州人们,几十年后身在何处,成才几人,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
  
        午夜时分,温大哥罕见的朗诵了他18岁时写的散文诗,因为其中包含了他对生命、死亡的思考,每个人都听的极入神,大哥说,世人皆以为温瑞安写的最好的是武侠小说,其实他其他种类的小说比武侠更好,他的诗又在小说之上,而散文诗,才是真正的温瑞安。不读他的散文诗,你就谈不上真正读懂温瑞安。

        第二天,集结完毕后,大哥带领我们去了鸡鸣寺拜佛,小玉由于手和脚都曾受了伤,所以不得不坐轮椅出行。温大哥为了鼓励长子,亲自将小玉的手放在自己肩上,扶着他一起走上一级级台阶,父子二人一步一步迈步往上走的画面,很动容,让周围的游客都纷纷停身注目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,寺院里有很多游客,大哥修习密宗多年,拜佛的动作和常人简单的闭目、合十、三拜九叩或一拜三叩有所不同。因此大哥走到哪里,都自带光环,他的举止也都引起会一阵围观。有时候他在对我们这些门生弟子讲话,旁边路过的游客也凑过来听,一边听一边跟着点头,一副很认可的模样。甚至在大伙拍照合影的时候,后面的游人也凑过来比剪刀手,那情形,喜感十足。

        最重头戏,自然是今晚的生日宴会。大嫂带领大家提前开始了布置,吹气球,粘气球,调试音乐、影像…… 

        宴会在晚上九点开始, 众人入坐后,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神州社歌和大哥早年的照片,大嫂拿着话筒走到前面主持,这时,忽然出现一人,在温公身边耳语,由于光线较暗,看不清面孔,紧接着大哥忽然起身对大家说,“这位是我的生死之交,张安邦师傅。” 而后那人坐在了我所在的一桌,同一桌的还有被大哥赞誉武功非凡的少年姚思琪,以及温派智勇双全的三山五岳道禅生。 这些习武之人,坐在一块,聊的自然和功夫有关,这时我听见他们在讨论关于太极的内容,也是前一阵子的热点,很多人所好奇的太极是否适合实战。

        姚思琪说:“太极十年不出门,形意一年打死人。”

 
        回去的时候,我不小心多拿了一件衣服,这时身后的吴教授说,你书包拉链开了,我说,帮我拉上, 他二话没说,就帮我拉上。 于是询问电梯后面的吴教授,吴教授看了看后面的人都没少外套,于是推断会不会是张师傅的。

        写到这里,我不禁感叹,在温派,怎么每个人的推断都这么准。

        后来,我将张师傅外套递给他,他九十度的鞠躬说谢谢,我连忙也鞠躬说不好意思,是我拿错了,他再次手合十道谢,我再次道歉。

        这一幕也让我记在脑海里,你看, 跟随大哥出行,只要细心,随时可以学到许多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。 今后我也要待人更尊重些。

        上车时,温大哥特意问了一句:“苗博回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    我感到心头一暖。连忙说,回来了,回来了。

        这是2018年的第一晚,在南京的最后一晚,
 
        大家聚在房间里,围坐在一起,姚思琪借来了小飞的双截棍。潇洒无比的挥舞了一番,全场爆发出惊人的掌声,还夹杂了几声叫好。

        这时旁边的花满衣对我耳语道:“刚才在酒店,我们问他双截棍怎么样,他说,一会回来看我的。”

        一个字,帅。

        就像文人读到一篇好文,一首好诗,有时难免手痒自己也要提笔一写。武者看到高手出手,或许也难免手痒吧。

        过了会大哥教导了他,在不同的地盘,要学会尊重主人。在这里,我们谈文学,要练武不如去武馆。
 
        大哥讲完一番话之后,让每个人都说不少于四分钟的发言,裘剑衣主持。

        按照规矩,每个人讲完,可以点名下一个人讲。

        每一个人讲话结束和当中时,大哥会插几句话,妙趣横生。  

        温大哥总能在最恰当的时信手拈来插入几句话,让气氛更浓烈,让子弟们收获更大。

        后来从群里大家发出的照片上看,每个人都听的入了神,在场者年龄、阅历均不相同,但所有人或许都有一个共同的职业 —— 学生。
  
        每个人都和学生一样,默默低下头,或认真倾听,或反思自我,总之,侠喜充满,学乐融融。

        裘剑衣做最后的总结后,大哥送别了一部分人,而后回到房间里。
 

     
        我躺在沙发上, 手机里有那天写好却忘记发送的100字对温大哥说的话。

       “ 用手指在屏幕敲打这些文字的时候,2017年已变成记忆。
        温大哥哼唱着粤语歌走进了房间。 
        他说最好有一些面条可以吃,咸的口味可以均衡蛋糕的甜。
        然后茶几上就出现了一盒盒面条,饺子,混沌,炒饭... 它们在茶几上冒着热气,   我们解开袋子 打开盖子  拿起筷子  

     "大哥吃饭。" 
     "大家吃饭。"  

    橙黄色的愉悦弥漫在房间里  
    已经过了十个月, 有很多话想对您说。大哥!   再见到您,百感交集 
    在元旦这一天我想对您说  感激您给弟子学习的机会 发掘和鼓励, 我们沿着您昔年用心血开辟和探索出的路,越走道路越开阔
    新的一年,祝您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,一切都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行进, 感恩温师
    苗博 2018.1.1  ”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评论

热度(63)

  1.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中秋佳节第一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闲话江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大快活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